多地频现“雷人”指标 专家吁改变政府懒政思维

注册自动送现金筹码

2018-10-27

本月,两则新闻再次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一些量化上。

前日,新华社报道,湖北公安县发红头文件向下摊派卷烟销售指标;而在月初,郑州市卫生部门被媒体爆出向各社区下发重性精神疾病患者检出指标。

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全国各地,医保额度、结扎人数、火化指标、彩票销售……一些任务都曾经或正在通过指标的形式,层层下发到基层、个人,直接与基层工作人员的考核绩效、工资奖金挂钩。 而这些指标,有的在制定之初就不合理,有的则将不该层层向下摊派的指标,摊派给基层、个人。

背负者除了感到为难外,有些甚至采用违规乃至违法的手段,来完成指标。

全县销售卷烟须达25100箱。

指标被下分到各乡镇,最多的分到4000多箱……这些内容,出现在湖北公安县一份名为《公安县2013年烟草工作考核办法》的“红头文件”中。 新华社报道,当地财政还出钱设“奖金”。 一些乡镇为多拿奖金,将销售情况与村干部工资挂钩。

而县政府下派指标的目的,则是通过加大正规香烟的销售,增加税收收入。

无独有偶,本月还有一个指标——“精神病指标”也引起了人们广泛关注。 媒体称,郑州市卫生局下发文件,规定各社区筛查出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任务数不得低于辖区常住人口数的2‰。

人们普遍担忧:有人是否因此被“精神病”。